北京pk0的什么是龙虎?

  • 余建约
  • 发表于: 2018/11/23 08:26:00 来源:建约车评

由于美国政府的“干预”,中国的自动驾驶产业的发展,已经面临着严峻的AI芯片断供的威胁。

中国自动驾驶芯片的供应安全,危若累卵。

众所周知,尽管中国的自动驾驶技术在突飞猛进,但核心的AI芯片供应,被美国两家供应商所垄断。

L4及以上的,几乎全部用英伟达的AI芯片Drive PX 2,L2级别的,几乎被Mobileye的EyeQ3或Eye Q4所垄断,最近会有部分车型使用英伟达的Xavier,但最早要到2019年才能面世。

但是,由于美国政府的“干预”,中国的自动驾驶产业的发展,已经面临着严峻的AI芯片断供的威胁。

2018年11月19日,美国商务部再次祭出“贸易大棒”,定义了14类高科技产品,拟进行严格的出口审查。

在这14大类的高科技产品中,AI和AI芯片成为众矢之的,在49个小项的拟管制项目中占到了11个。

坦率地说,在全球范围内,若论AI技术的储备,中国是唯一能与美国抗衡的国家。截止2017年,据中国专利保护协会披露的信息,中国在AI领域的专利申请数量已经超过美国。

15428897351560.png

然而,中国的整个工业体系中,有一个“bug”,就是芯片产业。尽管中国的AI算法、大数据方面,和美国相比甚至各有优势,但在AI芯片领域,截止目前依然处于被“吊打”阶段。

美国政府对AI芯片出口的干预,相当于扼住了中国AI产业发展的“脖子”;对于中国的自动驾驶产业而言,已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,AI芯片的供应安全,已成为一个需要严肃考虑的问题。

截止目前,美国商务部的“史上最严高科技封锁令”还处于意见征求阶段,征询周期为期一个月。也就是说,要到2018年的12月19日,该部门才会考虑是否会拿出实质性的行动计划。

尽管如此,人们还是感到了“深深的恶意”。

这个动作的威胁无疑是巨大的,中国的自动驾驶整个产业链条的研发进度,恐怕都将会受到“延缓”和拖累。

首当其冲的是自动驾驶研发企业,包括大量的初创公司,也包括科技巨头,如果一旦AI芯片被断供之后,将遭遇难以扩大测试车队的尴尬。

这对于所有的自动驾驶研发企业而言,几乎是难以接受的。

2019年,对于全球自动驾驶研发机构而言,都是非常重要的占领应用场景和实现商业化落地的年度,比如李彦宏就在此前的百度大会上宣布,2019年目标将具备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车队规模扩大到1万辆。

谷歌的兄弟公司Waymo,计划在2018年底,就在亚利桑那凤凰城开展无人驾驶出租车的商业化运营。

15428897754619.png

如果在AI芯片的供应上出现状况,将会严重影响中国本土自动驾驶企业提升技术的步伐。

整车制造商会是更大的受害者。

在国内,造车新势力中,蔚来汽车和车和家使用的是MobileyeEye Q4,来实现L2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;小鹏和奇点汽车则通过英伟达的Xavier来实现L2及以上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。

在传统车企中,上汽与Mobileye保持着合作,而奇瑞则使用英伟达的Xavier。

上述的车企,将会饱受美国商务部“贸易大棒”的煎熬。

供应链的安全,对于整车企业而言比自动驾驶研究机构更要命。对于这些自动驾驶的研发机构而言,大不了就是不扩大测试车队规模了;但对车企而言,只要有一个零部件不能到位,整条生产线就停摆了,这绝对是不能承受之重。

另外,对于整车制造商而言,不确定性也是异常可怕的。

到底行不行,你给个痛快话。如果不行,咱就想其他的解决方案了,或者砍掉这个功能点。最怕的是不置可否,当方案确定了之后,在生产的过程中突然被断供,这简直是太可怕了。

为了对冲这种风险,车企们恐怕将不得不提供Plan B,或者是增加库存,这些都会在整个产业大环境已经很差的情况下,给OEMs的经营带来更沉重的压力。

如果自动驾驶系统集成商受到冲击,其他零部件供应商显然也不能幸免于难。比如激光雷达的供应商,当测试车队的数量不能够快速提升时,激光雷达的量产和降成本速度也将会受到影响。

相对而言,主要的客户来自于美国的Lidar供应商,日子会好过一些;立足于中国市场的朋友们,在做计划的时候,恐怕不得不考虑这个因素。

当然了,受伤的也不仅仅是中国的公司,整个“硅谷”也在这个政策的威胁之下“瑟瑟发抖”。

全球最强大的AI芯片公司英伟达的股价,在这几天之内遭受到了“1万点的暴击”。在19日当天,英伟达的股价就跌去了12%,股价从最高时的1600亿美金,已经到了现在的883亿美金。苹果当日股价暴跌3.96%,次日补跌4.78%,将近794亿美金的市值烟消云散。

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,占到65%的市场份额;也是最大的AI应用的需求市场。这些企业如果失去了中国市场,恐怕也将遭受灭顶之灾。

有人哭就会有人笑。

全球最好的自动驾驶企业、谷歌的兄弟公司Waymo,也许此时会躲在密室里窃笑。因为一旦此事成为现实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,他们将不用面对来自中国对手们的挑战和追击,在市场上进行商务谈判的时候,姿态可以摆得更高,条件也可以更加苛刻。

与此同时,通用的Cruise、福特的Argo.AI、苹果和特斯拉们,都将会感到愉快。有机会去参观“海对面”同行的笑话,从任何一个角度上看,都将是愉快的事情。

福特将会尤其感到happy,因为它们正在与大众汽车集团展开热烈的磋商,试图招徕大众投资Argo.AI,同心协力研发自动驾驶系统,以对抗同城死敌通用的Cruise,因为Cruise拉上软银和本田之后,跑的有点快。

为了吸引大众汽车集团和其他潜在跨国车企的关注的目光,福特正在卖力地“PR”Argo在迈阿密的送货表现。

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,也许会成为影响大众汽车集团高管决策重要的“X因素”,从而也在美国那边进行下注。当然了,福特的CEO韩铠特先生也不要高兴得太早,大众也正在推进与Waymo组建自动驾驶合资公司的谈判。

另外,美国拟对新兴高科技的出口管制,毫无疑问将会在整体上延缓科技的商业化落地,这将会让部分在创新技术应用上处于被动的传统车企感到宽慰。

这个时候,他们就可以坐看那些在创新中保持激进的同行们的“笑话”了。同时,还可以对公司内部那些“呱噪”着要对新技术进行猛烈投资的激进分子们进行批评教育:“你们啊,还是太年轻了,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。”

当然了,在现在这个年代,在任何一个汽车公司里面,保守派占了上风,都将会是一场灾难。他们也许躲过了在科技发展过程中的不确定性的风险,但是注定躲不过“不改变”这个最大的风险,而被时代所淘汰。

如果中国的自动驾驶产业链,在此时此刻被扼住了“命运的咽喉”,对整个北美的自动驾驶产业链都是愉快的消息。

比如激光雷达供应商,高精地图供应商,云计算服务商,都可以在这样的时间窗口,进行愉快的“野蛮生长”。

特朗普政府并不傻,他们将会看到这些令他们感到愉快的事情。

那么这个事情会发生吗? 

从逻辑上看,全面的新兴技术的出口管制,其影响面、广度和深度将会远超关税,是国际贸易中更具破坏性的“重磅炸弹”。

对于美国政府而言,不会在贸易摩擦中,还有其他牌可出的情况下,就立刻把“大小王”丢出去。

现在的情形更像是向他们的“中国朋友”喊话:“我警告你们,我手里可是有‘大小王’的。”

另外一个考量是,在贸易谈判中,为了获取一项利益,但付出的代价如果更大,恐怕不是一个好的买卖。

对于美国而言,在与中国的科技竞争中,目前占有比较明显优势的领域,只有芯片产业,其他领域如果不和中国人做生意,美国公司吃亏也许更大。

美国戴尔公司人工智能研究员卢卡斯?威尔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,神经网络、深度学习和遗传算法等人工智能技术开发依赖开源研究,对此进行出口管制只会使美国放弃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地位。

尤其是失去了中国这个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的数据,将会让美国AI公司在竞争中持续处于被动的局面。

但芯片出口管制确实会让中国人感到难受。

不过,这同样是一个愚蠢的决定。因为这会让中国下游的企业,不得不谋求替代供应商,这会给中国新兴的AI芯片企业带来巨大的机会。

比如,在自动驾驶的AI芯片领域,中国的初创公司地平线,可望在2019年初,量产车规级的自动驾驶SOC,作为全球范围内英伟达和Mobileye之外,为数不多的自动驾驶AI芯片供应商,地平线将会感谢特朗普先生的“神助攻”。

与此同时,中国的科技巨头包括华为、百度和阿里,均已对外宣布,将进军AI芯片的研发,自动驾驶是重要的应用场景。

也许在两年之后,美国政府对中国的AI芯片断供的威慑效应,将大幅衰退,届时在本土我们将会有不少替代方案。

中国的整个芯片制造业,也将会感谢特朗普的“神助攻”。

没有特朗普对中兴的突然发难,没有美国政府对福建晋华的突然发难,中国的官产学研,恐怕不会像现在这样,如此众志成城,要坚定不移地发展本土的芯片制造产业。

据Gartner统计,2017年全球芯片的营业额约为4197亿美金,而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就消费电子制造国,中国该年度的芯片进口金额高达2690亿美金。

作为一个如此重要的芯片市场,任何一家芯片制造商不与中国人做生意,后果都将会非常严重。

从这个层面上看,美国全面管制AI芯片向中国出口彼此的后果都将非常严重,典型的杀敌1000,自损800。

对于特朗普政府而言,也许会增加审批的难度,以控制AI芯片销往中国的去向,在必要的时候,对他们认为比较“不顺眼”的企业,实行定向的精准打击,或许是一种更具操作性的选项。

当然了,特朗普政府很大的特点是,可预测性差。

另外一个比较确定的是,现阶段的华盛顿上下,将中国视为“战略性竞争对手”的定位,几乎已经达成共识。

中国公司的崛起,与美国公司争夺市场,几乎是不可避免的,摩擦是不可避免的。

在某一些特定的领域,美国公司被打得满地找牙,为了掩饰无能,嚷几声中国人采取不公平竞争,是可以理解的。

比如现阶段的通用和福特,在中国市场的滑坡,恐怕和知识产权没有半毛钱关系,通用和福特更应该审视一下自己的车型产品的竞争力;另外,回到底特律老巢,对公司内部的官僚体系进行一场大刀阔斧的手术。

中美作为两个超级经济体,在世界经济和产业格局已经水乳交融的情况下,从宏观和战略上看,理应管控摩擦和释放更多的善意和共同协作。

但奈何特朗普政府试图将国内发展的矛盾转移到国际上来,短期内依然还会有很多不确定性。

对于中国的自动驾驶产业而言,在当期恐怕是非常难受的,这其中最难受的,恐怕是整车制造商,也许还是要有一个Plan B的。

相关标签:
自动驾驶
  • 车云星
  • 空间站
  • 福特星球
  • 虫洞

加料 /

人评论 | 人参与 登录
查看更多评论